最反常的天气(深度解析今年极端天气)

浮光掠影知识网SEO专员

最反常的天气(深度解析今年极端天气)

“ 今年天气真是反常!”这,可能是很多公众的直观感受。

也难怪人们这么想——1月上旬大范围极端强寒潮,2月中旬气温异常偏高,3月至4月大风沙尘频频,5月江苏、武汉等地强对流多发重发且风灾异常显著,6月,黑龙江又发生龙卷天气。“百年不遇年年遇”“今年的风‘疯’了”,大家感慨。

实际上,在公众不大熟悉的领域,反常气候也产生了重大影响——“塞上粮仓”河套平原,今年小麦播种上演了一次“生死时速”。由于2月气温异常偏高,储满黄河水的冻土解冻过快,加之降水偏多,河套平原农田水分大幅“超标”,出现严重潮塌灾害。所幸当地依据气象预报提前半个月抢先播种,确保了100万亩左右的种植面积。

那么,今年的天气真的算反常吗?是什么让它如此“不走寻常路”?未来这样的极端天气会更频繁吗?

中国气象报全媒体记者专访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涛、国家气候中心气候服务首席专家周兵,灾害天气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梁旭东,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教授、气候与应用前沿研究院院长罗京佳,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农业气象试验站高级工程师孔德胤5位专家,分析有关情况。

1

极端天气严重影响生产生活

“武汉发生龙卷风,强对流天气致8人遇难,230人受伤。”“苏州遭遇龙卷风袭击,中心最大风力17级,4人遇难。”“巨型龙卷风袭击黑龙江,已致1死16伤!”

连日来,龙卷风等强对流天气的新闻牵动着人们的神经。倏忽而至、猝不及防,强对流天气带来让人痛心的人员伤亡外,造成的经济损失也是更多受影响个体无法承受之重。

对于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淘果园家庭农场负责人宁亚萍来说,5月10日是个艰难的日子。这一天,她的农场遭遇强降雨、雷暴和8~10级大风,5000平方米钢架大棚被摧毁,棚内枇杷树被压断,饲养家禽的大棚同样倒塌,上百只鸡鸭死亡。这样的事件,在那段时间经常发生。

5月14日,苏州、武汉出现龙卷风 。

“4月底到5月上中旬的几次重大强对流天气过程,从极端性和致灾性来看,确实近年来罕见。”张涛介绍,“今年以来的强对流也是反常的,早春时节较常年明显偏少偏弱,4月中旬开始明显偏强偏多。”

反常的天气不仅是强对流,在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农业气象试验站,孔德胤今年2月发现河套平原天气不对劲——升温太快了。

河套平原被称为大漠深处的粮仓,3月中下旬和4月下旬分别是小麦和玉米播种最佳季节,上一年的秋储水分会成为孕育它们的底墒水。如果2月升温太快,田里冻土迅速消融,土壤水分过于饱和,田地变得泥泞不堪,人和机器都无法进行播种作业。而冻土过早“解封”,也会导致水分过早下渗,致使在玉米播种时墒情偏低。

今年春天便是如此。2月,北方升温迅速,巴彦淖尔平均气温比常年偏高4.8℃~6.3℃。3月 ,几次雨雪过程带来了明显偏多的降水,土壤“水上加水”。等到3月至4月大风沙尘来袭,玉米地“干上加干”。

幸运的是,在农试站和农牧局联合指导下,农户3月初抢先播种,4月又采取多种措施保墒,100多万亩小麦和300多万亩玉米目前长势基本正常。

事实上,反常天气在全国多地出现:湖北4月日照时数79.2小时,为1961年以来最少;贵州贵阳5月1日至18日共出现7次冰雹天气,比常年明显偏多偏强;海南多个市县高温初日比常年晚10天到20天;以农业为主要产业的内蒙古自治区林西县,3月1日至5月19日雨量仅是常年40%……

周兵介绍,“暖”和“干”是今年以来至5月上旬我国气候的明显特征。据统计,截至5月10日,全国平均气温为4.5℃,较常年同期偏高1.4℃,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二高;全国平均降水量为113.3毫米,较常年同期偏少9.4%。

最反常的天气(深度解析今年极端天气)

2021年春季全国平均气温距平分布图(℃)。图/国家气候中心

2

全球变暖:是“真凶”,也是“背锅侠”

当我们说到极端天气,“全球变暖”都是被连带提到的高频词。如此反常的“暖”与“干”背后,都是全球变暖在搅弄风云吗?4月中旬开始变强变多的强对流天气是否与之有关?

实际上,人们所经历的阴晴冷暖,都是大气环流带来的结果,而这其中既有微观天气尺度原因,也有宏观气候背景影响。就像在一条1000公里的高速公路上,一起交通事故直接造成一段1公里的堵车,但再往前追溯,事故和堵车可能都与附近路段车流量较大有关。

从天气尺度上分析,5月10日夜里,来自北方、处在上层的冷空气,与来自南方、处在底层暖湿气流在浙江衢州相遇,一场“交战”便带来了让宁亚萍损失惨重的强对流天气。当然,有时候冷暖双方实力不同,4月30日的江苏大风由北方冷空气主导,5月上中旬的强对流则由南方暖湿气流主导。

若从气候背景看,4月中旬至5月底,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明显增强西伸,使得在低空蕴含着大量热量和水汽的暖湿气流源源不断从南方而来;春夏之交日益增强的太阳辐射也让空气迅速升温。在高空,5月以来中高纬度大气环流形势十分有利于冷涡活动和冷空气南下。上层冷、下层暖的不稳定状态让冷暖气流有机会交锋,带来频繁的强对流天气。

因此,今年强对流天气增多增强很难直接算在全球变暖头上,但后者也非全然“清白无辜”——它是3月频发沙尘天气的幕后推手。因为温度偏高,加上今年西伯利亚高压阶段性增强,亚洲中纬度经向环流加大(南北方向环流加大),导致偏北风力增强,把北方沙源地的沙尘频频往南输送。它还与海洋共同作用,给1月份的我国带来了强寒潮,彼时,海洋处于拉尼娜状态,北极海冰异常偏少,共同影响了寒潮的动向。

最反常的天气(深度解析今年极端天气)

3月15日,北京市沙尘天气。图片来源:央视焦点访谈

罗京佳介绍,高温热浪、极端降雨和干旱等极端天气多发与气候变暖有关。“平均温度升高,高温热浪发生频次确实会逐渐增多。温度升高会使空气含水量增加,一旦满足降水条件,容易出现强降雨。高温还意味着更强的蒸腾作用,干旱发生概率也会增大。但不能说某次天气过程完全由气候变暖造成,每次事件还需具体分析。”

以今年存在感极强的风为例,“冬季大风以寒潮冷空气为主,沙尘以蒙古气旋为动力,强对流天气则是局地中小天气尺度大风,各自形成原因非简单理论所能解释。”周兵说。

也正因天气的复杂性,让灾害性天气机理研究挑战重重又至关重要。梁旭东介绍,极端天气往往是小概率、小尺度事件,摸清机理需要很长时间,甚至辛苦数年一无所获,但科学家并未因此停下脚步。

3

天气新常态:极端天气多发重发

根据国家气候中心监测,近年来,在全球范围内,暴雨洪涝频发,高温、干旱、低温冷害、雪灾偏重,热带气旋极端性增强,强对流天气多发重发,包括2019年7月中下旬南亚持续强降水引发的严重洪灾,2020年4月下旬至5月的东非强降水,2021年2月美国寒潮……全世界的天气都不平静。全球变暖背景下,极端天气多发已成为共识。

周兵介绍,这种不平静体现在两个方面——变得太快、停得太久。“这里有一个辩证的稳定和不稳定关系,一方面部分地区大气变得不稳定,极端天气多发;另一方面,在某些地区和时间段,大气又异常稳定,‘该走的时候不走’。长时间对流不稳定,表现为暴雨多发;长时间被高压控制,便出现干旱少雨。”

对我国来说,今年气候年景预测结论不容乐观:5月27日的最新预测已将汛期气候年景从“一般到偏差”调整为“偏差”,区域性、阶段性旱涝灾害明显,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偏多,部分地区可能出现阶段性高温热浪。从季节更替看,夏季强对流也往往比冬季春季多。而6月1日,我国正式进入了主汛期。

科学研究和预测,都在告诉我们一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:反常天气可能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天气常态,极端天气可能会更频繁“造访”,需要我们做好最充足的防御准备。

文章版权声明:所有来源标注为浮光掠影知识网(fgly.cn)的内容版权均为本站所有,若您需要引用、转载,只需要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(https://fgly.cn/archives/8649.html)即可。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232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取消
微信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