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到尽头覆水难收(爱到尽头覆水难收)

青青
爱到尽头覆水难收

【小说】文/落叶半床

米老师离开办公室之后,其他老师告诉我说,小萱,别理米老师,她这里有问题,他们指着脑袋说。而且她一说起来就没个完,还总是那些个陈年旧事。然后他们皱着眉头不忘补充道,我们早都听腻烦了。我抱着十二分的惊奇,睁大眼睛看着他们,心里充满了疑云。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转身离开,在目光如注的背后,我仿佛又看到他们眼中无限的淡漠。

可是,每回米老师看见我,总像有说不完的话。我不知道是她太缺少倾诉对象,还是太多人孤立她的缘故,只是深深感觉到她看见我就格外兴奋。就算我制止住自己向她请教问题,每周的小组研讨会总是避免不了见面的。我对大家的承诺迟迟兑不了现:只要她一开口,看着她的眼睛,我就鼓不起勇气打断她。再说,从她的言谈举止中,我能感受到她挥之不去的才情。许多人的侧目,让我更觉出不安来,也感觉到这个不受欢迎的怪异女子,必定有一段让她念念不忘的人或故事。

一个夏日的清晨,我正匆匆从大门外赶往教室。远远地,便看见米老师裹着一件上个世纪80年代末流行的裙子,缓步走来。她老远就冲我打招呼,一脸地灿烂。我冲她笑了笑,示意她我有课,匆匆走了。但她那早过了时的裙子,飘飘荡荡,晃动在我的心头。这个周的研讨会结束之后,我试着问她,可不可以一块逛逛街。她听了先是诧异了一阵,然后又笑了。说,好哇!你知道吗,我似乎很久没逛过街了,衣服都是很多年以前买的,有时候也抓过女儿的衣服穿穿。女儿?这回轮到我吃惊了。

真没想到,米老师看上去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,居然有个已经16岁的女儿了,在艺校学舞蹈,每个月回来一次。她讲起女儿来,也是滔滔不绝。十几年来,她和女儿相依为命。在她的叙述中,我依稀看到她和女儿争抢东西,我看到她和女儿轮换穿新衣,我看到她和女儿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。是的,翩翩起舞。她是热爱跳舞的,一说到跳舞,她的眼睛里就会放射出奇异的光彩,她的身子也会不觉就舞动起来。她全然不像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,也完全没有这个年纪的女人的成熟与稳重。

她是一个来自异乡,一个长满野果子的山里,特别喜欢跳舞的女子。当年,她和他,翩跹舞池,倾倒了整座城市,暗淡了每个夜晚的星光。他,是她的丈夫,是她女儿的爸爸。她说起他们共舞的模样,总是陶醉其中,一副甜蜜蜜沉湎的样子。那么,现在,他呢?那个让她义无反顾追随、痴迷不已的男子呢?我不得而知,她没告诉我结果。我只知道,和她相依为命的女儿,长得酷似那个舞池中让她迷恋一生的他。

也许,在这个世上,义无反顾的是爱情,覆水难收的也是爱情。然而不管结果怎样,生活还是要继续。她的孤寂也许该有来由了,她的絮絮叨叨也该有个永不枯竭的源头了。她的身上,怕是有一种情有独钟的执著情结。这情结锁了她一生。她的身上,似乎沾满了故乡山上酸酸甜甜野果子的味道。那些果子让她回味半生,眷恋纠结几十年。

色彩鲜活的二十一世纪,瞬息万变的二十一世纪,我却听说一场被水晕染褪了色的爱情故事。故事里的主人公闪着纯净的眼光,深情地对我诉说着,那一场义无反顾的爱恋;没完没了地,是一场漫漫长路的等待。谁知道呢,也许有一天,那个男人会再回来呢,带着一身沧桑,带着一阵忏悔的倦意。

2010年12月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刘跃进,不代表浮光掠影知识网 - 专注有价值知识的生活内容平台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平台处理。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1298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取消
微信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